ag真人

ag真人企业文化

「新说唱」收官 一票之差的“冠军”背后这些事

  杨和苏终于站在这一季《中国新说唱》的最高点,从他的视角俯瞰下去,这1000个rapper每一位都有不同的颜色。

  但从1000到1,会经历什么?在刚刚结束的总决赛上,杨和苏以一票之险夺得冠军。最后一首歌《命不由天》,灯光聚拢,他唱到“管它是坚持或偏执,是勇敢还是鲁莽;是他梦里看不清现实,或者是在夸父逐日;但曾经发过毒誓,我不甘做个凡夫俗子”。

  最后的投票十分有仪式感,101个rapper重新回到舞台,每人拥有一张投票权。

  这一季“新说唱”中的说唱歌手们尽显不同,不管是长沙市Sup、上海活死人、西安Nous、重庆GOSH等不同地域的特色厂牌,或是每一位rapper中各自擅长的音乐风格碰撞,好的rapper千人千面,无论代表个人或者代表厂牌,专业和态度是内在其中不变的线索。

  有的人豪迈,总决赛上,大傻一首《长河》把人生与家国联系起来,“人生的长河,我把酒当歌;血里流淌着,长江和黄河”的hook响起,上下五千年的气魄融进说唱歌手的生命里。

  有的人热血,用沸腾的方式印证着年轻的存在,如Capper喜欢用精心斟酌的韵脚和丰富多变的Flow奠定了他音乐作品的“炸”;新秀不仅在阿卡贝拉段落通过一段富有技巧的verse点燃全场,freestyle比拼中也展示出了逻辑和炸点兼备的功底。

  有的人深沉,福克斯通过自己富有韧性的发声、清晰的咬字,以及中国风的歌词独树一帜,当“勾勒丹青,古往今,狭义的心。刀剑如梦,笔墨纸砚,伴我真心”唱起,闯中又暗藏一股气定神闲的坚定;黄旭则擅长把叙事融入说唱,对生活的感触被揉进歌词,当“男孩他隐藏的情感,在多年后变成肩上的责任”唱起,技巧中带着深情,强势入侵每一个人的内心……

  甚至还有的人另辟蹊径,复活归来的杨和苏靠着《最后的狂欢》《心跳》和《wait for you》晋级四强,超难度和无鼓点都不能阻挡实力强劲的人向前飞奔;说唱歌手嘿人李逵将“SO HIGH(好嗨哦)”中本身就充满魔性的“好嗨哦”改编成一首更加魔性的电音,风格化的演绎和个性化的改编让音乐本身别有韵味……

  trap、new wave、喜剧说唱等不同的音乐形式不断涌现,这也是这档节目在创作之初就埋下的思索伏笔:到底哪一种风格才能够代表最纯粹的说唱音乐?

  在这种逻辑下,他们碰撞,他们融合。与之相关的探讨在最后一晚的收官夜达到了极致。热狗说最大的收获是“大量的表演是对我们音乐创作上的一些刺激和养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的1000个rapper不断的离开舞台,总决赛的101个rapper又回归舞台,但他们的故事却一直留了下来,并生成自己的态度,形成自己的传播力。不管是大傻、黄旭,还是刘炫廷、新秀,他们在Flow、韵脚、舞台编排以及表演里把态度揉进其中,成为炸翻全场、引发共鸣的法宝。

  1978年出生的热狗,年轻时凭借直率的个性和呛辣的歌词在中国台湾掀起了一股饶舌旋风,20多年的音乐历程,让他对这种音乐本身的回答却没有改变。“愿你永远保持真实。”热狗用一首《Do You Remember》讲述爱上Hip-Hop最初的感觉。

  作为OG代表的热狗,在节目中也不再只是个人,而代表了一个坚守“说唱初心”的群体,在这个生态中,他们贡献着那些最基础的力量。

  而另一面,作为年轻rapper代表的吴亦凡努力挣脱固有定义,大胆表达寻求极致音乐。如果说《大碗宽面》是吴亦凡面对大众误解的表态,《破晓》则更像是他真正所想表达给大众的一份心灵力量——只有坦然面对一切争议和挫败,才有可能憧憬未来。他所代表的新生态rapper生态则构建起一个勇敢无畏的气场。

  潘玮柏作为流行说唱跨界的代表,他一首改编原创rap《谁是MVP》引“回忆杀”燃炸全场,这首歌发行于2005年的歌曲加入了不同的元素之后,也诚意十足。肖恩恩和黄旭合作的《爱你3000》中,清澈的嗓音、律动的rap、走心的词和人声backup,欢快的流行曲风一下又让人重回校园。

  而邓紫棋在上一季刚刚担纲制作人时也面临质疑“只会唱hook”的质疑,但她一首《差不多姑娘》却点燃全场、歌词犀利,如果说热狗的歌词唱的是对于自我生活的剖析,那么邓紫棋唱的则是当下时代的一种社会现象,她呼吁所有女性应该保持自我,不要随俗沉浮。此时,女rapper组成的生态在说唱圈的缝隙中脱颖而出,独自美丽。

  能够看到,四组制作人分别代表了他们身处群体的一种音乐状态,不管是热狗、张震岳作为OG的韧劲,吴亦凡作为年轻一代的无畏,潘玮柏为说唱与流行结合所做的努力,还是邓紫棋为女性说唱歌手打破的偏见,都在节目中一览无余——他们的作品和其音乐品格结合在一起,构成四种典型的生态,因为所有人都参与了这种“改变”。

  总决赛之夜,每位制作人再次和选手合作,不管是大傻&吴亦凡的《风吹草动》,杨和苏&吴亦凡的《第一顺位》,还是新秀&张震岳、热狗的《双手插口袋》,或是黄旭&潘玮柏的《Flight》,以及邓紫棋与多位选手合唱的《We Are Young》,他们都进一步让这种生态散发影响力。潘玮柏说,“上千上万个说唱歌手,每一位对《中国新说唱》都有非常大的贡献。”

  更重要的是,节目中的制作人与说唱歌手合力,共同呈现了华语说唱音乐之于大众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观众也刚好可以通过这个过程去建立对最终作品和“说唱文化”的认知和情感。正是基于这种“全景式”呈现的逻辑,不仅每位说唱歌手都能从中找到认同,更多观众也能从他们的这种社会身份中寻得共鸣——这是节目在“人”的层面上的现实意义。

  看完《中国新说唱》2019,无论哪个年龄层的观众,年轻成了最直观的感受。

  1000个rapper、4种典型生态,总决赛落幕后,我们看见“说唱”正在成为大众音乐中受瞩目的一部分。无论是freestyle、skr,还是OG和beef等,不仅是有说唱有关的各种概念,还是不同身份年龄说唱歌手的各种故事,都开始变得“显性”。

  在舞台上,我们看到新生代rapper的队伍正在逐渐壮大,与OG共同扛起了说唱的大旗。年轻与传统碰撞,多种风格交融,华语说唱正在繁荣,也永远年轻;而在舞台之外,各大音乐播放器的榜单里挤进了多首优质的说唱音乐,更多人也在这些作品的鼓励下更加热爱生活,充满态度。

  如果要回眸《中国新说唱》2019的意义,最重要的便是这些“全景化”的年轻故事蕴含在每一个人的表演里,他们的表演又继续影响着更多的年轻人。

  总的来说,这些选手和制作人通过他们的故事让人看到了他们的“精神气质”,总决赛上,邓紫棋、OBi、刘炫廷、福克斯和Capper合唱了一首《We Are Young》,他们站在一起唱“我们是年轻力量,后浪推着前浪;我们是年轻力量,我是未来的光”,这像极了整季节目的隐喻,因为说唱不关乎年龄的限制,在音乐面前,我们热血沸腾,我们看到了属于每一代人的年轻故事。

  内容在这些多元的故事面前没有了空间的界限,“年轻”这个词也没有了时间的界限,在这些rapper的眼中,不管18岁,还是28岁,说唱都是有力量的。

  这种跨越年龄的“力量”,对于整个华语音乐市场而言,《中国新说唱》2019不仅为说唱歌手提供一个表现“真我”的舞台,更重构起观众对“说唱音乐”本身更系统更完整的想象。

  看完《中国新说唱》2019,无论哪个年龄层的观众,年轻成了最直观的感受。



Ķag真人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