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ag真人公司要闻

艺术人生翟永华ㆍ我亲身经历的故事(下篇)

  翟永华,山东东明人。中国书协会员,山东省书协理事,菏泽市书协常务副主席。他躬耕书坛数十载,诸体皆涉,尤擅钟繇体楷书。在其临帖、习书、创作和与师友、亲朋的交往中,积累了大量“我亲身经历的故事”。这些故事行诸文字,无论大家的高风,还是亲友的互动,均以细节呈现。通过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举动,一个场景的描述,真实地再现了其时的状貌。生动,形象,传神,入目,入心,入脑,或莞尔,或动容,或悠思,给人身临其境、味之不尽的感觉。今撷取部分“故事”,以飨读者。

  1997年初秋的一个下午,经朋友引荐,我拜访了山东大学教授蒋维崧先生。蒋先生是国内著名文化学者、金石大家,在书法篆刻领域享有较高声誉。那天,先生面带微笑,和蔼慈祥,先和我聊了一些家长话,然后询问了我学书法的经历。我一一作了回答,并拿出一些临帖和习作请他指点,先生认真看后,连声说“路子正、气息好”。之后又指出不足。片刻后,先生语重心长地说:“真正的书法不是写出来的,而是养出来的。现在不少学书法的人,开始进步比较快,到了一定阶段不进步了,什么原因?我认为有两个方面:一是品质,二是修养。二者不兼备,就很难有突破。”蒋先生的这段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一直鞭策着我、鼓励着我……

  2012年3月31日,“回家看看——刘守安教授书法展”在菏泽市博物馆举行,全国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应邀出席了展览开幕式。活动结束后,欧阳先生在市政协刘勇主席的陪同下到下榻酒店。刚一落座,欧阳先生就打趣地说:“先完成任务吧。”说完他走到书案前,脱去外套,把毛笔放在清水里,将四尺宣纸裁成两条,然后饱蘸墨汁,聚神静气,开始下笔,他行笔缓慢,能清楚地听到杀纸的声音。几分钟后,“中国牡丹之都”六个大字映入大家的眼前。他稍加审视,便落款盖印。然后又谦逊地问周围的人:“还可以吧?”大家给以热烈的掌声。这次有幸零距离观看欧阳先生写字,给我最大的感受是:落笔调锋、中侧互用,笔到力到、墨逸神飞。

  上世纪90年代,我先后五次到沈鹏先生家里拜访、请教书法,那时他住在东单东堂子胡同57号人民美术出版社家属院内。沈先生清瘦儒雅,平易近人,每次去他家里,都先聊会家常,让我很快消除了拘束感。随后我打开习作请他指点,他看得很仔细、很认真,提意见时话不多却简洁精准、切中要害,让我受益良多。记得有一次看完作品,他说了这样一段话:“看一部电影,或读一本书、听一场讲座,内容不可能全都记住,但能记住触动你的一句话或一个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就足够了。”二十多年过去了,这段话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2000年初春,我在中国美院研修期间,教学部搞了一次学生作品大赛。经过几天的精心准备,我创作了内容为曾巩《墨池记》的六尺条幅。一周后,听同学说这件作品获得一等奖,闻后我既喜且疑。不久中国美院首届学生书法作品大赛展揭晓,证实了这一事实。开幕式上,章祖安、吴小华、王冬龄、白砥、张爱国诸位老师一一列坐,可谓群贤毕至。参观展览中,他们来到我的作品面前驻足品评,我趁机请老师批评指正。章先生看看我,微笑着说:“是你小子呀,这件作品是唯一的全票通过。钟繇、二王、王宠的影子都有,还有点隶意和行书的味道。”他浙江味儿的普通话语音很重,但我听得明白。

  赞扬让我愉快,但我还是坚持请先生提意见。章先生略一思索:“写楷书以浓墨为宜,淡墨伤神。”

  在书法艺术的追求中,能遇到明师是一生的荣幸。郑州的毛秉乾先生就是带我走向书法之路的恩师之一。

  毛先生是河南省老一辈书法家,功力深厚,学识渊博,眼光高远,诲人不倦。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拜毛先生为师,定期拿习作请他指点。当时我临的是柳体,一开始他给予不少鼓励和指导,我进步很快。直到1985年我都是拿柳体作品请他看,有次毛先生不高兴地说:“柳体不要再写了,改一个你喜欢的其他书体。”一开始我对先生的话不理解,总想着把柳体写像再改书体。于是我又一次拿着柳体作品去他那里,先生严厉地说:“一种书体临像七八分就够了,以后你再拿柳体别来见我。”这次训斥让我幡然醒悟。回来后,按照先生的建议我改写魏碑和魏晋小楷,果然有柳岸花明的感觉。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如不是先生的严厉批评,我可能会走不少弯路……

  2007年春天,我在中国书法院学习期间,石开先生为我们讲授书法欣赏课。讲课时石先生操着闽南口音,幽默诙谐,喜欢用生动的例子解读深奥的道理。记得有次他谈到什么是好作品时说:作品贵在品,就像品人一样:一看五官端正,这是形式美;二看稳重大方,这是有内涵;再一看聪颖智慧,这是有才华。经得起品的人才可交,同样,越品越有味的书法才是好作品。

  1980年前后,我在东明县焦园公社工作,那时我酷爱书法,工作之余经常在办公室练字。时任东明县县长温新月先生得知后,很感兴趣。记得有一次他还专门到我办公室看我写字,并鼓励了一番。更让我难忘的是,1981年春天,温新月先生到焦园公社,忙完公务后又来到我办公室,送给我一本泰山旅游宣传册页,上面印有不少泰山石刻书法作品,其中“五岳独尊”几个大字印象深刻。我非常感动,还没等我说感谢,温新月先生就说:“上面有不少书法作品,对你可能有帮助,送给你吧。”

  那时书法学习资料匮乏,得到这本册页后,我如获至宝,反复临摹,书法上有了不少进步。每每想起这件事,就如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久久不能平息……

  这是我的心里线年的夏天,菏泽日报要为我发一个专版。经与报社编辑商讨,决定采用“翟永华书法大家谈”的形式推出,邀请六位书法名家分别为我撰写一段文字。于是我首先找到了谢孔宾先生,当我把情况告诉谢先生后,他欣然应许。几天后,谢先生将文稿写好。其中有一段:“永华是当今青年书坛新秀,他常来我处讨论书法问题,表现得平和坦诚,不疏不狂,见解高远,使我倍受感动和敬佩。”还有一段是这么写的:“永华自幼习钟繇、二王楷书,功力极深,常出新意,特别是中小楷书更是神韵灿然,动人心魄。”我看到文稿后十分激动,就问谢先生这样对我评价是不是太高了。谢先生笑了笑说:“这是我的心里话!”

  谢先生阅历丰富,为人正直,勤于耕耘,知识渊博,诲人不倦,他的这些优良品质和作风将会激励一代又一代人健康成长。

  2015年初,东明县策划了“庄子故里翰墨香——中国书法之乡东明县书法展”,需要出版一本作品集。经编委会讨论研究,拟请东明籍全国著名学者、书法家刘守安先生题写展名和序言。3月14日,我为此事专程到北京拜访了刘先生。刘先生是中国传媒大学和首都师范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工作繁忙,各地的约稿很多。当我说明来由后,他提出:“展名没问题,序言就别写了,答复别人两年多的文稿还在排着队呢。”我笑着说:“我可是带着任务来的,版面都给你留好了!”刘先生的夫人王甦英老师在一旁也说:“永华专门为这事来的,一定得当成个事。”刘先生笑着问道:“最迟什么时间交稿?”我说:“按照出版社的意见,3月20日必须定稿付印。”他随即翻开台历标注下来。

  第二天一早,我从北京赶往郑州,再次审阅书稿。截止3月18日作品集的内容基本定稿,只差刘先生的序言了。给他发了两次信息,一直到3月19日晚上也没有回复,我心里有些着急。次日凌晨,我在半睡半醒中被短信铃声惊醒,一看是刘先生发来的短信“序言已发邮箱,请收悉。”时间是4点8分。看到短信,非常感动,马上回了一条信息“内容收悉,此时发来信息想必还没休息,十分感谢!”

  2008年秋天,我在北京国家画院学习期间,一天下午2时许,赵存昌兄打来电话说:“我正在北京出差,想去拜访你的老师邓嘉德先生,你预约一下?”放下电话,我就和邓先生联系。他正好在国家画院工作室。存昌兄正从东四环出发,计划四点前能到国家画院,所以我和邓先生约的时间是下午四点。

  2018年10月20日,中国书画三十家巡展菏泽暨翟永华艺术研讨会在曹州艺术馆举行。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分别对我的书法艺术进行了解读。大家的发言长短不一,内容丰富,不乏真知灼见。接近尾声时,唐山画院院长左德福老师作了简短发言:“各位同道对翟老师的作品都做了很好的评价,我完全赞同。在此我只想说一句让我感受最深的话:看翟老师的作品,犹如见到一位优雅的少妇,让人总是想多看几眼”。话音刚落,大家哄堂大笑,继而报以热烈掌声。

  2013年初秋的一天,我吃早饭后刚到工作室,就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多日不见的好友康征。康征兄是国内著名的美术评论家、花鸟画家,常年定居北京。我惊奇地问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他没有回答,只是眯着眼干笑。

  他坐下后才慢慢悠悠地说:凭直觉过来的,想给你一个惊喜。与康征兄相识多年,知道他是一位性情中人,喜欢独来独往、不拘小节,但做事认真执着。他说:今天没有别的事,就是想和你聊天。我随即答道:乐意奉陪。于是,我们煮好一壶茶,关闭手机,开始聊生活、聊书法、聊历史,聊人生……不知不觉已到了中午,我们要了外卖吃完后继续聊。越聊越兴奋,不觉已到黄昏。这时,夫人送来几个小菜,我们打开一瓶老酒,继续畅谈。接近子夜,我建议他到宾馆休息。康征兄表现出意犹未尽的样子,说哪也不去,就在你工作室休息。我说,这里又没有床,怎么能休息呢。康征兄往沙发上一坐说:我就喜欢这种感觉。我了解康征兄的性格,只好说:“主随客便吧!”第二天一早,我到工作室时,他正在电脑旁聚精会神地敲键盘。知道我到后,头也不抬,嘴里说着:“快了,快了。”一会儿,他打印出一沓厚厚的文稿,递给我说:这就是我们聊了一天的成果。翻看着这沓文稿,我暗自惊叹:康征兄在美术评论方面造诣颇深、著作等身,通过这件事我似乎找到了答案。

  2013年初夏的一个早上,一阵手机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一看是李雪晴弟打来的。五点刚过,这么早打电话一定是有什么不一般的事情,我猜想着……果然,一阵沙哑的声音传来:“永华兄,你近期给我讲的故事以及对你的评论文章已写好,你快过来看看吧!我就在工作室。”

  与雪晴弟相识数年,他学识渊博,爱僧分明,为人仗义,做事执着,偶尔会在无意间给人以惊喜。我放下手机,洗刷完毕直奔而去,看到他正喝着茶水,神情有些疲倦,桌子上放着一摞刚打印出来的稿纸,有十多页,题目是《踏天磨刀割紫云》。我问他:“一夜没睡吧?”他点点头招呼我坐下说:“昨晚送走客人已十二点多了,毫无倦意,你讲的故事一直在我脑海里转,我感觉是写出来的时候了,于是我泡了一杯浓茶,开始了这篇文章的写作,写的时候很有激情也很投入。直到凌晨四点多才定稿,轻松了许多,也了了我的一桩心事!”他缓缓的口气中带着愉悦。我很是感动,感动他的真诚,感动他的执着,更感动他的敬业精神……这时我打趣道:“怎么向你表示感谢?”他幽默地说:“请我喝碗胡辣汤吧!”

  2016年2月19日,我和菏泽日报副总编赵统斌、《菏泽文化》主编肖若然等一行去东明县看望了96岁的老书法家李温良先生。李先生是我的恩师,他在东明县书法界具有承前启后的地位,学识渊博,德高望重,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书法人才。那天他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看到我们的到来十分高兴。我指着统斌兄问:“您还认识他吗?”李先生打量了一下说:“你是报社的记者,二十年前还采访过我。”然后略一思索又说:“你叫赵统斌,菏泽的大作家!” 没想到李先生的记忆力这么好,招呼我们坐下后他又谈起了不少往事。兴奋之余李先生提出要为大家唱一段大平调。只见他轻轻地拍着桌子一字一顿地唱了起来,声音洪亮,底气十足,完全不像一位鲐背之年的老人。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今天才见到线日上午,与沿华兄、庆义兄在郑州参观河南砚文化馆。进门的东侧,悬挂着我书写的四条屏作品,内容是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许嘉璐先生写的一篇关于砚文化的散文《聚砚斋记》。

  刚一进门,沿华兄惊奇地说:“翟老师,这是您写的四条屏。”打量许久,忽然想起去年初春在北京时圣道文化董事长高炎先生邀请我书写这篇文章的情景……

  这时,一位女工作人员听到我们的交流,走了过来,以惊喜的目光看着我说:“您就是翟永华老师?”

  2015年1月25日,小妹从深圳到北京出差,特意回家看看。兄妹五人相聚于我工作室,手足之情难以言表,叙旧中留影存念。忽然想起小时候我们也曾照过一次合影。这张照片放在何处我一时想不起来,但感觉应该在老相册里,于是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终于找到了这张照片,我如获至宝。看着这两张照片,我思绪万千——40年弹指一挥间……平时兄妹工作都比较忙,真正的聚齐还是在八年前的秋天。人生在历史的长河中是短暂的,也是弥足珍贵的,我们平时何不放下琐事,换来时间与亲人多相聚!

  读永华兄《我亲身经历的故事》,这数十篇的文字,首先使我想到了《世说新语》,记述魏晋名士的那些言行情状轶事遗闻。我喜杂书,喜欢这杂书的不端架子不装高深,喜欢这些文字的活泛、立体、风趣、现场感。把这些拿来对标永华兄的《亲身经历的故事》,无不妙合无垠。永华兄的这些故事,是他几十年学书经历中的朵朵浪花,构成了他的半部成长史。

  这里面有一则关于魏启后先生的故事,读来感受颇深:“他铺纸为我书写了‘翟永华书法展’六个大字。写完后,看到魏先生兴致正浓,我又斗胆请先生题写‘勤奋’二字作为对我的鼓励。魏先生面带笑容而又严肃地说:‘我让你勤奋你就勤奋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给你写幅字,你如果能从中发现美,不让你勤奋我也当不了家。’说完提笔书写:‘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永华先生正腕。启后。’那独特的造型、多变的笔法、和谐的布局,让我大开眼界,惊叹不已。”

  美是人追求艺术前行的动力,她召唤一代代的倾慕者,朝于斯暮于斯,痛于斯乐于斯;为一睹美之芳容,多少人形销骨立,多少人磨墨成冢,通过永华兄的这个故事,你就会感到魏先生高扬的美是动力学,是人人为之追求的魅力所在。

  永华兄的这些故事,借传主之器,盛书法之魂,在娓娓叙述中,见世情,见警策。既有妙趣横生,更有书家风骨,直击艺术时弊。

  永华兄的书法,萧散,有魏晋风神,而他的这些故事,也直追魏晋时候的《世说》,《世说》里有羲之献之故事,那些故事千百年后,读之,那些书家的声口音容仿佛目前;永华兄的文字,也如《世说》,我以为名之为《艺林世说》也无不可。

  1962年生于山东省东明县。先后研修于中国美院、中国书法院。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楷书委员会委员,菏泽市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菏泽市政协书画院副院长,菏泽市政协委员,菏泽书法研究会副会长,菏泽新闻书画院副院长,菏泽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曹州艺术馆馆长。作品先后入展第六、七、八届全国展,第七届中青展,首届、二届扇面展,第二届正书展,第四届新人展,首届全国书法百家精品展,首届中国兰亭奖书法展,首届青年展,第三、五届楹联展,第二届流行书风、流行印风展等二十余次国家级展览。2012年被评选为全国当代30位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书法家。2016年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举办“传承与经典系列——翟永华书法展”。2017年应邀参加中国当代书画30家全国巡展。2019年5月应邀参加在北京保利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时尚经典·当代书画名家邀请展”。



Ķag真人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