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ag真人公司要闻

工笔重彩宗教文化 磨砺心性艺术人生

  此画册内的作品是我十几年来在宗教绘画艺术上学习、探索的结晶,是我艺术成长道路的一个记录,也是我艺术创作的一个小结。人生半百,虽然从二十岁出头就开始从事宗教绘画,但只有到了知天命之年,才以为自己的修为认识接近了佛家的义理真谛,才可以侈言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和艺术。因此,在整理出版这部画集的同时,我想自己有必要将自己多年的创作经验和身心体悟用文字表达出来,与大家交流,使读者不仅通过画册笔墨欣赏我的作品技艺,也更加全面了解我从事宗教绘画的创作理念,更加深入理解和把握宗教艺术的本质。

  我从事佛教艺术有两个基本立足点:一是基于宗教信仰,在此基础上通过笔墨表达自己对佛教文化和佛教艺术的信仰和理解。二是基于对艺术人生的理解,其中,一方面以为艺术的源泉在民间,符合自己追求洒脱、自然、纯真、质朴的艺术理念;一方面以为工笔艺术可以磨砺心性,佛像艺术的本质是心性的写照。以上两点互相包容,彼此促进,水乳交融地贯注在每一幅佛像造影之中。

  我认为,实际上每个人一出生就有一种佛性,正如孟子讲“人之初,性本善”一样,只是有人经过后天的导引慢慢开发出来,有人无缘彰显只有寂静而已。最初教我学习书法的老师陈无垢先生就信奉佛教,主张善念。他强调艺术首先讲求品德,德即人的品行、修为,即善念,这是老师对我的影响。在我二十岁出头时,我的一个本家亲戚,他是宗教事务管理局的,经常带我到庙里,本着对绘画艺术天赋的热爱,我经常参与寺庙里修理佛像、雕塑的工作,也算是打义工。就这样,建立起自己朴素的佛教信仰和感情,成为一名佛家居士,同时也打下了从事佛教艺术的基础。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佛教文化发展的过程及其哲学义理有了进一步深入的理解,也直接影响了我的佛教创作面貌。

  佛教艺术主要以佛教教义的内容和故事为表现题材。在我国,印度佛教进入和流传分为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时期佛教的形态和义理又有不同的侧重点和变化,因此,在我国流传的佛教造型艺术,不仅有地域之分,如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之分,也有魏晋禅宗和宋代三教合一的不同历史差别,这样,佛教造型和绘画艺术就有了千变万化、多姿多彩的风格。如,早期的敦煌佛教塑像艺术,人物脸像丰圆或丰满偏长,肩宽胸平,衣裳紧缚,显出曲线,有薄纱透体之感,史称“曹衣出水”。北魏以后,人物造型转向面目清秀,眉目疏朗、眼小唇薄,身体高平、脖颈细长的“秀骨清象”,画面以土红色为基色,以凹凸晕染法表现明暗色彩,史称“天竺遗风”。隋唐时期,佛教艺术达到鼎盛高峰,丰圆又不失清秀和浑厚,由雄浑伟劲转向丰满细腻,期间的人物画体现了“得威仪之撙节、尽幽间之雅容”的形象。宋朝思想界流行儒释道三教合一思潮,四川大足宝顶山石刻,有儒家的石经、道教的尊神、佛教的菩萨,囊括了三教的内容。藏传佛教艺术是我国传统佛教艺术另一宝贵遗产,它既和汉地佛教文化有相似之处,又不完全同等于汉地佛教艺术,把朴素虔诚的信念和直爽豪放的民族个性融为一体,形成了藏族佛教独有的风格。因此,从事佛教艺术创造者对上述差别都应当明了于胸并清楚把握这些基本知识。同时,对佛的法身、象法、法器以及基本技法也应加以细致研究和掌握。但是,在我看来,比技法更重要的是精神,中国画的灵魂不是笔墨而是人文思想,佛像精髓体现的是佛性——庄严、威仪、慈祥的佛性,用现在的人物解剖透视法画佛像,不符合佛性的义规。如,佛身圆润,十指尖尖如春笋,手臂节节如莲藕,体现的精神是佛家的慈悲胸怀;主佛的法像庄严而祥和,所绘的法象应有“有口不说、有耳不闻、有眼无视”的神韵,不可以等同于仕女,一定要有禅的意味,才能传达佛家智慧无边的义理。所以说,佛教艺术表现的佛教故事与民间故事均是表象,不是实质,故事里的佛教教义和佛教文化思想以及更深层次的宗教精神,才是我们需用心体悟的神髓。

  更进一步讲,从艺术上来看,把宗教艺术规范,分为南宗、北宗,或是分为学院派、民间派,或是工匠艺术,其实均是表象,最起码不是更深层次的解读。因为南北地域差异,艺术土壤自然存在差别,审美情趣亦而不同,谁更优劣?学院派有其得天独后的优势,民间艺术有着自由的情怀,工匠艺术则充满质朴和浪漫,孰为高下?而我们的艺术养分恰恰来源于民间,使我们获得自然、纯真、质朴的艺术情感。因而,我以为佛像艺术的外在形式和技法的区分不是主要的,图象只是表象,更何况佛本身有许多本身像,同时也有许多变身像,藏传佛像和汉传佛像表现形式上就有很大差别,不同佛像之间包含的共同宗教理念才是本质。所以,在我看来,佛像艺术的实质是艺术家心性的写照,是艺术家心性修为不断提升超越的映象,从事工笔重彩的宗教艺术的根本目的在于磨砺心性,艺术家心性的修为更显重要。只有净化心灵,才能净化作品,才能把自己的真实裸露展现于载体之中,从而获得心灵的升华;只有回归自性,通过内心的历练,才能证得“道”的真谛。

  我从事绘画艺术近四十年,写意山水、花鸟、金石、雕刻、工笔彩绘,各门类艺术都曾用心学习和掌握。也许有人强调说艺术贵在精专,而我则以为艺术与人生相通,艺术从根本上说就是用来表达艺术家的人生和情感,因此,只有多种艺术形式并存才足以显示一个艺术家丰富的人生阅历,才能够充分表达艺术家的真情实感;只有多种艺术形式并存,才足以揭示真实的自我和个性存在。我追求艺术与心灵的高度和谐,艺术之路就是心性修为之路,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心灵的澄明境界。佛法无边,精深广大;艺海无涯,天高云阔;心灵无束,浩瀚远渺,我愿永远随缘、欢喜、自在地体悟艺术与人生的真谛。

  罗家宽先生,号云谷、罗绮、真如居士,四川成都人,师从国画大师陈子庄、郭蔓锄,巴蜀国学泰斗陈无垢、蓝菊荪先生等人。罗家宽先生是谢无量先生的再传弟子。国家一级美术师、文化学者、国画艺术家、慈善家。曾任中残联华夏画院首任院长、中国残疾人书画联谊会副会长、中国老区建设红色书画院院长、中国对外友好协会艺术交流院院士。现任山西大同大学特聘教授、柬中文化友好协会特聘终身荣誉会长、文化部恭王府品牌运营中心艺术总监、诚安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顾问、四川省家宽文化艺术研究院终身荣誉院长等。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

  “真正的战争文学,不仅仅是战争故事” “硬汉作家”邓一光新作《人,或所有的士兵》在川出版

  大美川艺丨“教育-文化-产业”三联扶贫 四川艺术职业学院走出“川艺扶贫”特色之路 (下)

  大美川艺丨“教育-文化-产业”三联扶贫 四川艺术职业学院走出“川艺扶贫”特色之路 (上)



Ķag真人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