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ag真人公司要闻

朱军新书签售 自曝和张柏芝曾有交流障碍(图)

  南京晨报讯 昨日,朱军来宁为他的新书《时刻准备着》签售。早上10点半,朱军出现在机场出口,一身鲜红的运动外套,一副大墨镜,朝气,却普通,记者特地留意了一下,似乎没有任何人发现,央视的名嘴,《艺术人生》的主持人朱军就在身边。惯于采访明星的朱军,一上车就对体贴地记者说,好,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当朱军来到签售现场,名人的身份被揭示,场面就不一样了,几个穿着入时的高中女生排在最前面,签完后跑到一边相互炫耀,“他和我握手了!”“他也和我握手了!”“他还跟我笑了!”更有六七十岁的奶奶,握住朱军的手不肯放。

  多家媒体也赶来现场,场面颇有些失控,摄影记者和保安甚至发生严重冲突。 面对无数话筒和镜头,朱军和刚从机场出来的那个他不一样了,简单而冠冕,问及“是什么让那些嘉宾个个泪流满面”,朱军的回答是“中华民族本就是有情有义的民族,难道连流泪的勇气都没有?”少儿频道请朱军为他们的节目说几句话,朱军不假思索地书:“少先队的队歌里有‘时刻准备着’,我的这本书名就叫《时刻准备着》,希望……”果然名嘴风范。

  朱:(笑)我不承认我在煽。他们之所以会流泪,是因为《艺术人生》提供给了他们一个安全、温暖、真诚的环境,当你在人生的旅途上匆匆而过,来不及驻足,现在却有人把留过你痕迹的石块捧起来给你看,你会不感动吗?也曾有嘉宾在上我这个节目之前,和我较劲,说朱军我今天就不哭,死也不哭,结果才十分钟就热泪盈眶了。后来我就会事先跟嘉宾说,不哭可以,但是想哭的话,千万别憋着。

  朱:当然。前不久韦唯在录完《艺术人生》后,跟我说了句话,她说真的谢谢你们,我终于能哭出来了。听了这话,我却又流泪了,觉得特辛酸,能感觉到她整日的压抑。

  记:嘉宾们都把《艺术人生》当感情出口,你会不会觉得承载过重,你的出口在哪里?

  朱:我并不是一味地在听,这里面有个三步曲,第一是认真地倾听,第二是进行提问,最后是辩论,在嘉宾和自己的价值观太相背离的时候。

  朱:至今没太用得上,发生过一些情况,但顶多只能算理解上的不同。比如阎维文,在他的妻子患上乳腺癌之后,他一直陪着妻子做各种治疗,我在节目里问他什么让他如此坚持,他答了两个字,“责任”,我却不同意,我看到的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真爱,于是一再追问他,“你爱她吗?”他变得很忸怩,装傻,最终拗不过我,对妻子说:“卫星,我爱你。”我坚持了我的理解,我相信,那晚上有个女人在电视机前幸福无比。

  记:《艺术人生》其实就是你、嘉宾,两个人在说话,形式这么单调,有过冷场的时候吗,怎么办?

  朱:确实如此,到最后你能看到张柏芝在哈哈大笑了,整个人躺在沙发上,非常放松。但在前面一个十分钟里,我们的交流发生了严重障碍。香港艺人整天面对的,是拿着个相机对准她垃圾桶的狗仔队,这让他们变得警惕而敏感,于是我问此,她却答彼,一问一答变得莫名其妙,我努力让自己站在港台艺人的角度,体会到她抗拒的情绪,慢慢让她明白我并不是在挖隐私,彼此的融洽终于到来。

  记:这个节目有四年了,每个礼拜都得准备,有特别累的时候吗,会影响节目录制吗?怎么消除?

  朱:(反问)你在节目上看过我疲惫的样子吗?要是我脑袋浆糊太多了,我一定会去好好去洗洗的。

  朱:(笑)有点瘾,没事的时候一天7、8根吧,你别设套给我跳,抽烟缓解不了疲劳和压力的,它只是一种习惯,真有事的时候,根本就没时间抽烟。

  记:一个四年的节目,会不会有审美疲劳?想尝试新的节目吗?《艺术人生》在你生命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朱:你们一定还没看过我的书《时刻准备着》,我每采访一个嘉宾,事先的阅读量都不会少于十万字。这些问题的答案在我的书里都有,我就是在“时刻准备着”,所谓常变常新,如果现在有一个特别好的节目出现,我一定会很积极地去争取,但这不代表我不喜欢《艺术人生》,它在我的生命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是我的另一个儿子。

  朱:我不这么认为,我只是把生活中点点滴滴的感慨记下来,抒发每一个细节当时的感觉,是写给自己看的。今年四十了,四十不惑,给自己一个总结嘛,等到老了再写,全都沾上老人思维,就没意思了。励志?别把我说那么高尚,我无意站在教育别人的高度。

  朱:(笑)又给我设套了,还想往刚才的话题上拉,一个主持人和他的这么一档节目,多多少少会对观众有一些示范作用,这是必然的,至于我的“正”,这跟家庭教育和成长历史有关,你让我“邪”,我也“邪”不起来啊。

  朱:(笑)到哪都有人问我这个问题,其实都一样。非要我说的话,我觉得在写自己采访过的明星部分,我的用意不在介绍他们,而在揭示他们看似偶然的成功背后的必然性,很典型的就是陈坤,大家都知道他陪同学才替自己报的名考北影,但是听完了他整个故事,你就会明白,擦肩而过的那不叫机会,抓住了才叫机会。

  朱:我真的特别遗憾,居然新年快到时把猴年说成了羊年,2003年是我丰收的一年,我几乎囊括了所有主持人的奖项,但在最后一刻,我出了这么重大的失误,我想,这是上天对我的一种警示,告诉我不要太得意。就像我写在书后的两句话:得意时淡然,失意时坦然。



Ķag真人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