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ag真人公司要闻

九大歌唱家《艺术人生》谈吕远创作背后的故事

  新浪娱乐讯 中央电视台三套《艺术人生》5月20日(周三)晚20:36播出《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对于本期节目的主人公作曲家吕远,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但是如果提起他创作的歌曲《克拉玛依之歌》《牡丹之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等,还有那些演唱了这些歌曲的一代代歌唱家,如蒋大为、柳石明、于淑珍等,几乎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了。本期《艺术人生》节目,编导就采取了一种类似于吕远作品专题音乐会的形式,请来了九位特殊的嘉宾杨洪基、柳石明、蒋大为、于淑珍、卞小贞、耿莲凤、牟玄甫、吴碧霞、李琼光临现场。观众也是穿着演出服到场的。在歌唱家和观众一起演唱的一首首熟悉的歌曲声中,伴随着主持人对主人公吕远和几位特殊嘉宾的访谈,观众与吕远越来越近,影响了一个时代的音乐在耳边回响,一位勤奋耕耘、充满智慧的老人的形象,在人们心目中逐渐清晰。

  朱军一开场就把一个既尖锐又普遍的问题抛了出来:“那原来原本名不见经传的一位歌手,唱了您的作品,一夜之间就成了歌唱家了,然后他走到哪儿都受到观众的追捧,而您这个始作俑者,您这个背后的推手,依然是在一个特别凉的地方站着,遇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您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说起因演吕远作品而一夜成名,到场的嘉宾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段动人的幕后故事。于淑珍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卞小贞与《泉水叮咚响》,最典型的当数蒋大为与《牡丹之歌》和柳石明与《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然而,蒋大为回忆和吕远老师合作的第一个歌曲却是影片《甜蜜的事业》的插曲,这就牵扯出一段吕远老师永远赶时髦的话,但由于种种原因蒋大为与这首歌失之交臂。一夜走红的《牡丹之歌》,是电影《红牡丹》的主题歌,电影还没演,唱片已经卖了50万张,歌先流行起来了。蒋大为说:从80年代开始,《牡丹之歌》我每天都必须唱,每年要演200多场,因为有吕远老师的《牡丹之歌》,大家才知道蒋大为这个名字,他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歌唱家和音乐家。

  柳石明的经历更让人感受到吕远作品的魅力。柳石明说:“我从23岁的时候就和郭兰英演《小二黑结婚》,一直演了四十多年,她的戏差不多男主角都是我。但是大家只知道在舞台上有一个郭兰英。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自从唱了电视剧《木鱼石的传说》的主题曲《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大家才认识了我。现在有的人见着我就叫我‘木鱼石’。”

  日本歌曲《北国之春》,也是由蒋大为唱火的。可是知道这首歌是吕远老师译词的人,却不甚多。后来,在日本都争唱中文版的《北国之春》。大凡在中日文化交流活动中,人们都爱唱这首歌。

  对于这种歌手台前风光,歌曲作者幕后无闻的现象,吕远有着自己的看法,他说:“如果没有歌唱家们的辛勤劳动和他们用细致的智慧展现给观众,我这些东西只是写在纸上的符号。观众接受的是他们的歌声,不是接受我的音符。我也只是借个光被肯定罢了。这些歌唱家在艺术上的认真都影响了我,所以我历来感谢这些歌唱家。”

  《艺术人生》的编导在准备这期节目时,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吕远的作品跨越了50多年,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从《克拉玛依之歌》到《西沙,我可爱的家乡》,直到2008年为北京奥运会创作的《同一个地球,同一个家乡》,几乎每一个年代都有他的代表作在广为传唱。用蒋大为的话说叫“代代红”。编导希望通过对吕远朋友的访谈,探讨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

  对此,吕远讲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吕远说:“在创作《西沙,我可爱的家乡》这首歌之前,我到西沙群岛体验生活,是穿着渔民的衣服,坐渔船然后再走到岛上的。非常幸运的是,我在海上居然捡到一个钱,是清代以前的钱,上面写着‘祥元通宝’,于是我就可以百分之百地证明,这个岛是我们的领土。这就有了足够的底气,充满了真挚的感情,那就是我的家乡。那个歌曲曲调也是渔民的曲调。如果你不到那里去,你没有这样感觉的时候,可能更多的是追求一种单纯的声乐美。”

  吕远说:“我慢慢琢磨出一个东西,如果那时候你在群众当中,你能感受到广大群众以及老百姓他希望什么,他想什么,哪些东西是他们想听的,你写了这些东西,生命力就会更长。说到底,人民群众是唯一的决定者。”

  牟玄甫说:“吕远老师原来是喜欢西洋音乐,他是拉小提琴出身。他把艺术民歌和西洋音乐结合走到现在,什么时候听都有新鲜感觉。吕远老师说,我们唱的歌要对国家有贡献,要歌颂国家,要建设国家。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真和纯,他做人很纯,然后他就产生了美。”

  耿莲凤说:“吕远老师经常去采风,那时候全靠脑子记,写在本上,完了融化以后再写成自己的曲子。歌曲就是通过生活而来。他每写一首歌都是那么感人,让你唱了以后,你感觉到你就到了他所写的歌的那个场景当中去。比如《一挂挂爬犁运木材》,当时我唱这个歌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坐在这个爬犁上,一片白茫茫的雪原,那个马车在前面跑。他的作品有这么大的魅力,和他的勤奋、好学,多年的积累是分不开的,而且他爱人民,爱祖国,爱每一个同志,他给你写东西都是用心去写的。”

  今年4月29日,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吕远八十回响音乐会》。吕远这一生创作了1000多首歌曲,绝大部分都是和着时代的脉搏、与时俱进。不过,在歌唱家眼里吕远却也有一些“跟不上时代的地方”。

  20年前的经典电视剧《夜幕下的哈尔滨》的片尾曲是由吕远作曲杨洪基演唱的。杨洪基说:“我觉得吕远老师最大的毛病就是不要钱,他给谁写曲子不说钱的事,他找我录歌,我从来不好意思提钱。他写了那么多的作品,应该是可以发大财的,可是他永远发不了财。李琼买了一台洗衣机,洗衣机的按钮上面用的就是《泉水叮咚响》,当时我们就说吕远老师,这是一个版权问题,结果他一句话:我做了一个郑重声明,谁都可以用我的歌,没有版权问题。你说这吕远老师能发财吗?”

  其实大家都是站在心疼的角度给吕远老师提意见,劝他不要过度劳累,不一定什么事都亲历亲为。吕远也坦承自己是有这些缺点,同时感谢朋友们的谅解。他说:朋友之间的利益不一定是数钱,利益是一种社会满足,对方满足了,我们也很满足。

  吕远的歌曲脍炙人口,他的才思、他的灵感是怎样获得的,他保持创作的热情和青春活力的秘诀是什么?吕远说:“我历来不认为我自己聪明,那怎么办呢?多劳动一点呗,比如人家睡觉的时候我就多干一会儿,天资不如人,那就得勤奋一点。灵感绝对不是一下子就出来的。我通常不太相信灵感。你磨砺到一定的时候,就碰到了,就有了。”

  曾经在青歌赛上由吕远力挺而获得特别奖的歌手李琼,对吕远有一番另类的评价,她说:“他就是动漫里面的‘超级玛丽’,一定要把那个坏蛋踩到脚底下,用音乐往前走,然后进入海洋,进入高地。我觉得他是特别卡通的人,跟他在一起,什么都可以说,可以说动漫,可以说网络。有一次,他还从日本给我带回一个可以水底下拍照的相机。让我在游泳时,从水底拍照。有时候我们还经常恶作剧。”

  吕远解释说:“老人和孩子们之间交流,他们给你感染更多的是那种纯真的、善良的童心。”

  朱军说“这种生活非常快乐,或者这就是吕远老师保持旺盛精力和青春活力的秘诀吧!”

  在今年吕远80回响音乐会上,吴碧霞演唱了由郭兰英原唱的吕远经典作品《八月十五月儿明》。 吴碧霞说:“吕远老师给我一种青春小伙儿的感觉。我相信他经历的人生的八十年,一定遇到了很多不平凡的困难和曲折,但是我们在一起从来不谈这些,甚至我有时还刻意地问起这个话题,想更深刻地了解吕远老师,他都是蜻蜓点水一样很淡化这个线回响音乐会,为什么叫《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吕远老师就是一个生活中永远充满阳光,把一些阴暗的东西抛在脑后的人。”

  吕远补充说:“在新中国这片大地上,无论是前三十年,还是后三十年,阳光是主要的。这就是我们这些艺术家在人民大会堂向政府、向党、向全国人民做的一次汇报。”

  歌唱家们是如何还原一个真实的作曲家的,敬请关注《艺术人生》特别制作《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Ķag真人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