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ag真人公司要闻

做客《艺术人生》 朱军访张学友是鸡同鸭讲

  。”主持人朱军以这样的开场白展开了他对张学友的访谈。张学友看着朱军,说:“什么得意,我听不懂。”朱军不得不花上好几分钟来解释这个成语的含义。

  10月27日晚在央视三套节目,新一期的《艺术人生》就是在这样的开场下,磕磕碰碰地完成了四十五分钟,张学友不仅没有被朱军的煽情神功弄得泪如雨下,反而是笑完全场。节目结束后,观众在网上留言:我又一次看到内地谈话节目与香港明星不合拍,简直是鸡同鸭讲的经典案例。

  细心的观众可以发现,当晚的谈线分的时间是给了张学友演唱他的经典曲目。所以观众反映,相对于前一期对韦唯的访谈,这一期时间过得好快,感觉没有讲出什么东西就结束了,是不是朱军和张学友不太合拍,没法子进行下去。记者无法了解到节目实际所录的时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现场几次朱军与张学友的问答都是没有章法,基本上是不同声同气,张学友的回答往往出乎意料,朱军的问题也因此被打断,没有很好的延续。除了刚才有关德艺双馨的话题,朱军说能不能现场表演一下你是怎么跳舞的,我也好回去练习。张学友就说,你们都说了我是老艺术家,我是不会上你们当的。朱军问到想不想拿香港金像奖影帝,张学友突然说有刘德华在,我就很难拿,后来更是自曝,“我要是给刘德华打电话除了问好,是不知道讲什么的,坦白讲,我们之间是存在一点隔阂。”

  最令现场观众和主持人惊讶的是,张学友谈到自己最颓废的三年87、88、89年时,走在街上也会被人骂粗话,就是你妈妈什么的。此话一出,明显可以看到朱军的尴尬表情。像这样的对白在当晚真的很多。

  记者为此采访了不少电视方面的专家。专门从事谈话节目研究的殷先生认为,国内的主持人虽然发展很快,进步很多,但是由于内地和香港的电视节目制作氛围和模式不同,内地主持人某些思维有些模式化,在采访港台明星的时候,还是按照采访内地老艺术家的方式处理。还有就是有些主持人存在虚假的心理优势,不愿意去了解港台人的价值观,也不放低姿态去了解为什么港台明星受欢迎,这样在谈话过程中,双方就很难产生兴奋点,没有磁场的共鸣。还有专家认为《艺术人生》在为延长栏目的艺术生命所作出了种种开拓性的努力,但是我们明显可以看出,并不是每一个话题都适合朱军,面对老一代的艺术家,朱军的朴实、满含感情的方式显然相得益彰;但面对年轻艺人,朱军却往往把握不好自己的定位,时常出现尴尬的情景。

  曾经在港台主持女性节目,凤凰卫视《铿锵三人行》客座嘉宾的郑佩芳(见图)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表示她自己都不懂什么叫德艺双馨,她觉得主持人应该用更加直白、通俗的说法来表达这个意思。在了解当晚节目详细情况之后,郑佩芳对记者说:“昨天晚上,我虽然没有看到这个节目,但是我能够理解观众的反应。由于内地和港台存在很多文化、思维方式上的差异,所以港台明星来到内地的访谈节目,往往因为没有抓住主持人的意思,所以回答问题时就有些偏离开。你刚才提到张学友说你妈妈什么的,我想可能是因为香港人的个性导致,就是比较世俗一些,他可能会想,既然我来到这个节目,当然要把最真实的我表达出来,不觉得这样的话有什么不好,其实考虑到内地的观众习惯,是应该说话委婉一点好。其实我还是很喜欢《艺术人生》这个节目,上节目的人真的都是你所说的德艺双馨的人,相对于他们,很多香港明星比如张柏芝,是没有什么人生的体悟,我怀疑她到现在还是浑浑噩噩的,在这个节目里谈对人生的看法,当然不合适,谈什么呢,只能谈最简单的。”郑佩芳认为问题不能归结于朱军一个人身上,她透露其实窦文涛从内地来到香港,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适应香港人的思维方式以及节目的风格。

  看得出来观众还是对《艺术人生》这个节目充满了期待,也希望它在四年之后,依然走下去,越办越好。除了批评,不少观众也向记者提出建设性的意见。一位中年男观众认为,《艺术人生》就应该主要满足中年观众的口味,因为主持人是中年人,观众大多数都是中年人,我们更喜欢听听老艺术家的人生经历,没必要做香港明星。22岁的张小姐说,既然要改变《艺术人生》的风格,那就考虑换一下主持人吧,选择更时尚的主持人。至于25岁的黄先生就说,朱军其实也很努力,节目可以设置两个主持人,根据实际情况,谁更适合谈,就让谁主持。比如朱军负责内地年纪大一些的艺人,另外一个负责港台和年轻艺人。这样节目风格也可以丰富一些。

  《艺术人生》进行了《无间道Ⅲ》专场录制,该片主要班底参与了节目。该节目直播过后,网上出现了很多“朱军下课”的呼声,而和黄秋生的对话是朱军最遭非议。

  谈话记录如下:朱军:你觉得自己演过最烂的片是什么?黄秋生:这可不好说。朱军:那随便说一部吧。黄秋生:《××》(随便说了一部)。朱军:这个我从来没听过。黄秋生:没听过还问。就不要问了。朱军:人们都说秋生是个艺术家,你怎么看待自己的这种称号?黄秋生:艺术家?我不要做,艺术家往往没有钱拿的,我要拿钱。

  电影《2046》的导演王家卫和主演梁朝伟做客《艺术人生》,在节目录制现场,当王家卫看到张国荣演出的电影片段时,流下了眼泪。而梁朝伟上场时,朱军便说:“上次录《无间道》时你和刘德华一起欺负我,这次就你一个人,我终于可以报仇了。”而梁朝伟则微笑着说:“上次是你欺负我们吧。”网友评价,我始终觉得这场“秀”,不过是个圈套而已。刻意的节目设置去刺痛或撩拨嘉宾与观众,逼得对方落泪,而自己则为此沾沾自喜。我不会去怀疑王家卫或者其他人的眼泪是否真实,只会对这种不择手段更接近于猎奇的心理感到恶心。也有观众反映应该让吴宗宪主持,更适合香港人的思路,朱军就不用对梁朝伟的话说自己没听懂了。

  朱军在南京为自己的新书《时刻准备着》签售时,承认和张柏芝曾有交流障碍。他认为,香港艺人整天面对的,是拿着个相机对准她垃圾桶的狗仔队,这让他们变得警惕而敏感,于是我问此,她却答彼,一问一答变得莫名其妙。在这之前,朱军也透露,他一向偏爱做内地的艺术家,“但是港台地区的一个三流歌手,到了内地就受到青少年的追捧,这是我们内地观众的悲哀,我们凭什么喜欢嫁接的东西?从我的内心来说,港台地区的艺人能放一放就放一放。从收视率来看,就算是必须做的话,也要精挑细选。”



Ķag真人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