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

ag真人公司要闻

朱军:《艺术人生》没问题 我哭那是真实流露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艺术人生》因为收视率过低,被责令停播整改。新闻一出议论四起。

  朱军说:“《艺术人生》的收视率一直很稳定,而且刚刚被评为2006年度央视十佳栏目。说我们因为收视率低而被停播、整改,这不是胡说嘛!”

  在朱军看来,对于《艺术人生》来说,最重要的是这档节目的品质和意义,“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时候,我们请亲历过战争的老人做过一期节目,当时有人认为这么做可能没什么人看,但是我觉得,等到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80周年的时候,我们的节目就会凸显出意义……还有马季先生,现在有多少回忆马季的电视节目是用了《艺术人生》的素材,这就是我们的骄傲和意义。”朱军说,“先前就有很多报道,说《艺术人生》要改版,我始终都在否认,实际上,每期节目我们都会根据嘉宾的情况,在节目表现形式上会做一些创新。但如果说是改版,那我们完全没有这个计划,而且现在这样做很好,我们为什么要改版?”

  朱军说:“在《艺术人生》中的‘哭’,是因为感情的真实流露,我觉得这样的眼泪,是真情流露,为什么不能哭呢?但是有一些节目,哭完全成了作秀的手段,是为了引起同情,那我就觉得不能接受了!”

  朱军告诉记者,他和《艺术人生》相随7年,在和每一位嘉宾对话后,都能感受到他们成功背后的艰辛。特别是这些嘉宾面对挑战的人生态度,每一次都会让他感动。“作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坚忍,遇到困难要坚强面对,这实际上,也是我这些年风风雨雨走过来的感受。”“在录制清明节特别节目《背影》的时候,在人艺的舞台上,大幕拉开,我推着93岁高龄的欧阳山尊先生走上舞台,我蹲在他的轮椅旁边采访他,当时我在想,这个老人曾经经历过多少的人生风雨,而今可以这样从容地讲述,这样的感受对我而言都是十分难得的。想想这些,这是我7年最重要的意义。在和嘉宾的交谈中,无论是大情大义,还是儿女情长,其实我并不是赚取眼泪和博得同情,相信电视机前所有的观众能够感受到。”

  朱军在央视固定的节目,除了《艺术人生》以外,就是《想挑战吗》。这是两档风格截然不同的节目,一个深沉内敛,一个欢快活泼。

  朱军说:“说起主持《想挑战吗》,真是一个很意外的事情,去年五一的时候,这档节目直播,这就要求主持人能够对时间和节目严格把控,所以那个节目的负责人就想到了我,台领导也安排我去,虽然我觉得这个节目对我不是很适合,但是我从小当兵,服从上级命令已经成为了习惯。所以我就去了,结果两场直播下来,效果很好。我还以为这就告一段落了,没想到后来又发生了一些机缘巧合的事情,我就主持下来了。”“我觉得这个节目和《艺术人生》风格差异太大,我在这样的风格转换中调整,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朱军说。

  谈到妻子,朱军说:“我们相识19年,结婚9年了,直到现在我们的感情都特别好。”朱军说,因为父母就是这么相互扶持地一路走过来的,所以他家兄弟7人,婚姻都很稳定。“其实,我也理解结婚多年后,一些人会觉得感情不在了。就好像谈恋爱的时候,天下大雪,女朋友给自己披围巾,那你肯定会觉得这个女朋友太好了。等结婚3年以后、7年以后,同样的情景,你可能就会觉得,烦不烦啊?每当我有这样的念头的时候,我就会回想起当初我谈恋爱时的心情,然后保持这样的心情。

  朱军说,现在他们的孩子已经5岁了,“我是当兵出身,我觉得当兵的经历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来说太重要了!我会让我的孩子毕业后也当兵!”

  谈起家人,谈起亲情,就让朱军想起自己最难以承受的生命之痛,“我的父亲是1999年去世的,母亲是2000年去世的。其实,我父亲去世之前,母亲身体很好。因为父亲的离开,母亲的身体也很快垮了。那段时间,是我最难调整、接受的时间。我还记得,母亲去世的当天,我要主持一台中纪委的晚会,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准备的,还要穿着华服,在台上展露笑颜……”朱军说这番话的时候,神色黯然……

  今年的春节晚会出现的“零点”事故,在经过几个月后,朱军用坦然的语气回顾了当时的情况,“我觉得追究其失误的原因,就是我们六个主持人都太有责任感了,我们都觉得必须把给我们的台词全部说完。而且在那种情况下,个人是被气氛驱使着的,很难想全面。我们也都想把那段时间控制好,大家都愿意承担这个风险。

  不过我觉得,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要去埋怨任何一个同事,下次我们再不要犯这样的错误就够了!”同时,朱军也开玩笑地说,这样的情况也许更像直播。

  朱军已是央视受人瞩目的主持人之一,他承认,这些年经历的风风雨雨让他有足够对抗负面新闻的心态和方式,“别说有媒体批评《艺术人生》,这些年攻击我的新闻又有多少?我也是普通人,看到那些不实的负面新闻也会不高兴,但是不高兴也只能不高兴。就好像我尽量不看和我有关的负面新闻,可在信息这么发达的时代,想不知道都很难。”

  朱军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有很多人说我在意央视主持人排行第一的位置,把我和其他的央视主持人作比较,可实际上,我根本就没有和谁比,这根本没有可比性,而且我也不在意我在央视的位置。我现在的心态是,我做不到岿然不动,但会问心无愧。我什么时候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就够了。别人看不起我的时候我自己一定把自己当回事,当别人都捧着你的时候,千万别拿自己太当回事!”朱军说,以前父母在世的时候,他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向父母求教,现在他会向哥哥、家人求教。

  面对曹颖等央视曾经的当家花旦的离开,朱军很坚定地表示,“人各有志,我不会离开央视,我的专业是节目主持,央视是我最好的平台,我觉得我要离开央视就没有价值了,毕竟电视的平台很重要。我在央视工作已经成为了一种惯性,至少我现在不会去改变!”

  不知道在电视上看到朱军已经有多少年了,在我的印象中,朱军是央视的一个榜样,我看不到他的血肉性情,就好像矗立的雕塑一样。可是,在这次专访中,朱军让我感到很震撼,他谦虚,懂得谦卑和体谅,说话有分寸,但又不失真诚。尤其,他懂得一个男人最需要的是坚强和隐忍,而不是现在太多名人所在意的那一身华服的光彩。我想,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和《艺术人生》相携7年,始终保持着节目的诚意吧。

  在专访之前,听《艺术人生》的一些工作人员说,朱军的身体不太好,前些天还去医院打点滴,在访问的时候,也确实能够感受到他那难以隐藏的疲惫,可是他在一个多小时的访问中,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热情和专注。不仅如此,还会问你,你要喝水吗?而“谢谢”是朱军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谢谢你等我专访这么长时间,谢谢你这么远过来……”而在第二天,朱军连夜奔赴另一个录制《艺术人生》的城市以后,他依然会用发短信的方式表达谢意!我觉得这样的一种感谢,用“虚假”解释是无论如何也行不通的。而且,早先就听人说,朱军是一个很谨慎的人,现在我也依然这么觉得,不同的是,这种谨慎折射出来的高度认真,正是我觉得我们很多文艺工作者所缺乏的。

  我想,对于《艺术人生》,对于朱军的评价,就如同他所说的,在现在可能不会有一致赞扬或者批评的定论,但是在若干年后,这档节目,或者会成为一个文化的范本。我始终相信,他的诚意和努力,会带来这样的一个结果!



Ķag真人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